任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任寨新闻>财经>2019长三角数字经济指数发布:杭州第一、上海第二,第二梯队

2019长三角数字经济指数发布:杭州第一、上海第二,第二梯队

2019长三角数字经济指数发布:杭州第一、上海第二,第二梯队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

作者是宋兴国,21世纪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编辑李波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提出,长三角区域应以建设世界级产业集群为目标,优化重点产业布局,促进产业链深度融合。我们将共同推进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共同把长三角地区建设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高地。

9月23日,21世纪经济研究所和阿里研究所联合发布了《2019年长三角数字经济指数报告》。基于自己的数据库和官方数据,他们对27个长三角中心城市的数字经济发展水平进行了开创性的定量分析,包括上海、杭州、湖州、嘉兴、宁波、舟山、绍兴、金华、台州、温州、南京、苏州、无锡、南通、台州、扬州、盐城、镇江、常州、合肥、芜湖、马鞍山、铜陵、安庆、池州、滁州和宣城。

指标结果表明,在数字经济时代,长三角一体化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一方面,数字经济自然符合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如产业互联网和数字治理,以及政府治理能力的提高,使数字经济自然成为区域一体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数字经济带来的技术包容性和制度创新正从电子商务带来的日常生活便利性开始,逐步由下而上推进市场一体化、有序分工、服务和制度同质化、政府工作高效化。该指数的许多数据显示,借助第三方支付界面等数字技术,在长三角27个中心城市中,数字民生等贴近民生的指数得分差异最小。

杭州在数字经济方面遥遥领先

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城市化水平最高、数字经济数量最多的地区之一,长三角地区27个中心城市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是什么?

该指标选取长三角中部地区27个城市的数字基础设施、数字商务、数字产业、数字政务和数字民生服务5个二级指标、物流基础设施、数字办公20个三级指标和40多个四级指标,共同构建这些城市的数字经济指标。

从整体排名来看,杭州和上海分别以83分和74分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第一梯队,为数字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排名第3至10的城市是苏州、南京、宁波、金华、合肥、嘉兴、温州和常州。这些城市在数字经济中得分不同。例如,金华在数字产业指数中排名第一,南京在数字基础设施指数中排名第二,宁波在数字政府中排名第二。

在打造“第一个数字经济城市”的道路上,杭州已经领先于其他城市。在该指数的五个二级指标中,杭州在数字基础设施、数字商务、数字政务和数字民生四个指标中排名第一。杭州作为电子商务零售业的中心城市,近年来以此为基础大力发展智慧城市建设。从工业到生活,数字经济正在全面改变城市。

原因是杭州作为世界六大破纪录的地方之一,已经形成了良好的创新氛围,政策鼓励创新,平台帮助创新,文化适合创新。杭州在世界级数字产业集群布局、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升级、提升数字治理水平等诸多方面引领着长三角数字经济发展路径的探索。

此外,其他城市也有自己的亮点。作为长江三角洲的龙头城市,上海在指数总分中排名第二。新零售业给上海带来了独特的消费结构和消费习惯,在数字商务、数字生活等领域排名第一,物流指数和质量消费指数在三大指标中排名第一。

苏州的工业数字经济发展和交通支付指数均居首位。苏南模式产业数字化程度高,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速度快。

浙江金华在区域贸易指数中排名第一。义乌小商品产业和电子商务的紧密结合使得该市拥有全国最多的淘宝村,为其数字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消费青年指数(青年消费者在消费者中的比例)中,合肥居首位。与已进入城市化后期的江苏、浙江和上海不同,安徽仍处于加快农业人口向城市聚集的阶段。合肥作为安徽的省会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进入,新的零售业态正在二线城市发挥其威力并下沉,使得合肥的网上消费“最年轻”。

数字化消除了民用卫生服务的差距

作为电子商务领域众所周知的“邮政包裹区”,为满足电子商务发展需求而逐渐形成的物流、第三方支付等数字基础设施和应用,已经被广大用户所接受和熟悉,正在弥合长三角地区民生服务的供给缺口。

数字民生服务指数包括多个三级指标,包括数字交通健康指数、交通支付指数、教育服务指数、医疗服务指数和生活支付指数。

最初基于窗口支付模式的民生服务已经迅速上线,并为长三角地区的居民所熟知。在指数方面,虽然杭州、上海、温州、苏州、南京等城市仍稳稳地位居前五,但前五名城市的指数得分明显低于其他城市,呈现出良好的整体数字化和一体化进程。就生活支付指数而言,滁州、宣城、芜湖等安徽城市排名较高,这不仅表明安徽在该领域数字化程度较高,也凸显了整个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的发展,民生差距正在加速缩小。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作为数字生活服务指数的重要三级指标,教育、医疗、交通和生活费用四大生活服务的在线使用在长三角四大中心城市上海、杭州、苏宁的指数中排名第一。

其中,拥有众多大学和教育资源发达的南京,已成为教育服务指标的第一名,也是20个三级指标中唯一的第一名。

在2019年以“充分发挥数字经济竞争优势,深化创新型名城建设”为主题的南京市长国际咨询会上,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学鹏指出,南京目前拥有高等院校53所,建设“双一流”大学12所,中科院6所,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7所,国家重点实验室31所,是全国科教人才资源最丰富的城市之一。南京在发展数字经济中具有“资源好,转型慢”的优势,创新资源好,产业基础好,具备发展数字经济的优越禀赋条件。高质量资源的开采落后且利用不足,潜在优势尚未充分转化为实际生产力和竞争力。

从2012年7月开始,在中国应用最早、规模最大的信息化智能医疗便利设施杭州,在医疗服务指数中获得第一名。然而,苏州和上海分别在旅游支付指数和生活支付指数中排名第一。

传统产业加速拥抱数字化

数字经济作为一种源于电子商务和新零售形式的经济形式,已经逐渐成熟为一个工业互联网和智慧城市。它正在推动区域经济重要领域如商业和工业的变革。

数字产业指数(Digital industry index),包括企业销售指数、区域贸易指数、农业数字经济发展指数和工业数字经济发展指数,用于从企业数据层面衡量该区域数字经济产业的发展。

与其他主要由上海和杭州等一线和新线城市主导的指数不同,数字产业指数的前三名分别是金华、嘉兴和杭州,前十名是浙江的8个城市。这些城市本身已经发展了商品贸易。与电子商务行业紧密结合后,数字商务指数优势明显。

苏州、杭州、南京等地在信息技术带动的工业化定量集成指标和工业数字经济发展水平方面均处于数字产业发展的领先地位。嘉兴、台州、湖州等地农业数字化发展程度较高。

区域贸易指数(Regional trade index)是数字产业指数下的一个三级指数,能够最好地衡量一个城市的电子商务等数字经济的贸易活动。从指数结果来看,金华和温州位居前两位,得分优势更大。

据阿里研究所统计,拥有全球最大小商品配送中心的金华市有334个“淘宝村”,居全国第一。温州有324家,居全国第二。依托电子商务生态系统,这些城市在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的共同作用下,逐渐形成了网络商务集群现象。

数字商务指数,包括在线消费指数、质量消费指数、在线移动支付指数、离线移动支付指数、消费者数字指数和消费者青年指数,从消费者数据层面反映了该地区整体数字商务消费能力和消费结构。

由于良好的网上支付习惯和逐渐培养的优质消费习惯,杭州和上海成为数字商务指数的第一梯队,得分领先。民营经济发达、消费能力较强的浙江城市在数字商业指数领域有着较好的基础。数字商业指数前十名的五个城市都来自浙江。

报告认为,商品生产区与目标市场之间最直接的联系应该通过人民和商品市场的数字化重建来实现,以实现更低的库存、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大力发展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核心产业,充分发挥电子商务平台、大数据核心技术和长三角制造网络的现有优势。通过双向数据传输,新零售和新制造将通过智能主干网全面连接和封闭,打造世界领先的服务制造网络,推动数字经济向智能化的不断升级。

© Copyright 2018-2019 afrikerr.com 任寨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